对话五四青年奖章获得者周宁:“网红”日记之外的故事

对话五四青年奖章获得者周宁:“网红”日记之外的故事
[][字号 ][] 独家对话五四青年奖章获得者周宁,“网红”日记之外的故事 科技日报记者 刘志伟 他是武汉的一位心血管医生,今年元月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感染。在大家都蜂拥至发热门诊的时候,他回家隔离治疗,4天之后体温下降症状缓解。 他的“隔离治疗日记”单篇阅读量超1520万。在大家不知所措的时候,这篇日记大大提升了群众对新冠肺炎的认识水平,缓解了公众的恐慌情绪。 在隔离18天后,他毅然冲向抗疫一线,连续奋战52天,抢救危重病人。 “五·一”前夕,39岁的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心内科副教授、副主任医师周宁荣获第24届“中国青年五四奖章”。 5月4日,周宁接受了科技日报记者的独家专访。 坐在床上用手机敲了6000多字的治疗日记 记者:听说你接触了一个华南海鲜市场的病人? 周宁:1月17日,我收治了一个病人,他是一位厨师。那时候,疫情还不是特别严重,甚至还没有明确是不是有“人传人”。 他是心脏病,心跳特别快,18日给他做了术前谈话,19日给他做手术,21日他出院。出院的时候,他突然告诉护士,前段时间发烧、咳嗽、还因此住过院。 而且,他在12月初还去过华南海鲜市场,更要命的是,他经常处理从华南海鲜市场流出来的活禽和野生动物。 记者:当时那位病人有确诊吗? 周宁:1月21日已经明确有“人传人”了,所以大家很紧张,那时候核酸检测试剂非常少,我立刻取消了他的出院医嘱,安排他再次做肺部CT检查。 幸好没有发现明确的病毒性肺炎的证据。而他自己也要求出院,在将相关情况上报领导以及通报兄弟科室以后,我们让他离开了医院。叮嘱他千万要隔离,防止出现家人感染。 记者:什么时候写的那篇日记? 周宁:病人出院的当天晚上,我自己就开始发烧了,咳嗽、肌肉酸痛、拉肚子。开始烧到38.9摄氏度,一直到了24号症状才明显好转。除夕晚上,我自己好一点后,坐在床上用手机敲了6000多字的治疗日记。 一月底的时候,社会恐慌情绪还是蛮明显的 记者:为什么会把“日记”放到网上? 周宁:1月底的时候,社会恐慌情绪还是蛮明显的。医院的发热门诊,平时也就十几个病人了,最多二三十个病人。1月底达到高峰时,一天接诊七八百甚至上千个病人,远远超出了我们医院的承载能力。 平时大家发烧,在家休息一下也就算了,但那个时候大家很紧张,一旦有发热都觉得自己被感染了,蜂拥到医院来,这大大的增加了交叉感染的几率。医院和医生不堪重负,造成医疗资源挤兑。床位数供应不上,导致重症病人无法收治,增加病亡率。 如果能够有一个非常权威的声音告诉大家,哪些人需要去医院、哪些不需要去,武汉在疫情早期就会从容很多,重症病人也不会暴增至那么多。 我自己躺在床上,也在琢磨这个事。民众恐慌对一个传染疾病的防治是非常不利的。如果真的出现了这种社会恐慌,武汉一封城,很有可能会出现群体事件或者群体性外逃,或者是不配合防疫工作,社会就会出现混乱,所以我觉得非常有必要把我自己的经历告诉大家:第一,不要害怕,这个病不是得了就会死;第二,当时虽然很严重,但从专业角度讲,仍然认为它是可防可治的,因为任何传染性疾病,只要把自己保护好,远离传染源,切断传播途径,是不会被传染上的。 当时也没料到会这么受欢迎 记者:你的“日记”有多火? 周宁:我公众号的关注量并不是很大,大概有几千,不到1万人。这一篇文章发出后,一下子冲到十几万,现在公众号有11.7万的粉丝。 有媒体朋友告诉我说,这可能是2020年全网第一篇千万量级“现象级”火爆文章。 我当时也没料到会这么受欢迎,后台有14000多条留言,我来不及一一翻阅,看了200多条。大部分留言都是说,看了文章觉得不是那么可怕了;知道怎么样去预防,保护自己,保护家人;对防疫更有信心了。 我的笔触大部分是比较积极的,所以绝大部分反馈内容也是比较积极的。当然也有人说,你是医生你不怕,我们没有医学知识,所以当然怕。我当时想,哪怕你没有医学知识,你看懂以后,也能够对你防疫有帮助,就很好了。 很多人表示很感激,我觉得很欣慰。 我不怕它,我要跟它死磕到底 记者:什么时候决定要上抗疫一线的? 周宁:前面4天有症状,后面14天是隔离,到2月8日结束。我在隔离期间感觉都比较好,但发生了一件事对我心态影响特别大。 1月31日那一天,跟我同科室而且特别要好的35岁年轻博士突然“失联”了。 他是我们医院第一批进入金银潭医院防疫一线的医生,他在金银潭医院参加了两周的防疫工作,整天就守在ICU里面给病人治病。两周后,他被抽调出来休整。 正在居家隔离的人,怎么就“失联”了呢?科室领导怕他出事,带人去到他家里。门也叫不开,后来把门砸开进去的,发现他一个人昏迷在家里。 当时以为他是被新冠病毒感染了,紧急送到我们自己的医院,结果是大量的脑出血,这很可能跟他平时劳累没休息好有关系。 我们看到他的片子都觉得很难过。他是我们天天在一起并肩作战的好兄弟。那天晚上,我彻夜没睡,当时我以为他是被新冠病毒感染以后引发的脑出血。 我心想只要一结束隔离,一定要冲到一线去。这个病毒,我不怕它,我要跟它死磕到底,为兄弟“报仇”,那种感觉特别难受。 2月8日隔离结束,我就给医院打电话,我说我现在随时可以出来工作了。2月9日,那一天也是很凑巧,光谷院区被列为新冠肺炎重症定点医院,当天晚上就要收治病人。我下午3点接到的通知,5点钟收拾完衣物就赶往医院投入战斗。 真正做到了不计代价、不计成本 记者:抗“疫”期间,感触最深的是什么? 周宁:在光谷院区,从2月9日一直战斗到3月31日撤出,总共52天。有两点,感触比较深。 第一点,真正做到了不计代价、不计成本,去抢救病人。 我有个病人老程,他作为武汉市抗击疫情重症病人的一个代表,是我们和上海华山医院医疗队联手抢救回来的,一个人花费大几十万,真的是不计成本。不管什么身份,什么背景,不论贫穷与否,无论什么社会地位。这是让我从始至终非常感慨的一件事情,我不知道其他国家有没有碰到这种情况,我估计很难。 第二点,就是我们整个医疗队伍的执行力强。从防疫指挥部一有命令下来,我们马上就能够落实,比如说隔离病房改造、救治物资的筹集、危重症患者收治,我们很快就能落实。说大一点就是要把国家意志落实到我们的工作细节之中,非常自信,非常仔细,有非常强的执行力。我们的医疗队,也包括我自己,下夜班基本没有休息,病人需要我们马上就出发。 记者:能讲一个具体的事例吗? 周宁: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我们有一个ECMO病人,晚上11点出现了管道并发症。这个ECMO病人呼吸衰竭很严重,只有靠ECMO维系生命,如果停顿的话,病人可能很快死亡。 所以根本就不能拖延,我就跟“护心小分队”晚上11点多钟从酒店开车去医院,进病房抢救,搞到晚上一、两点钟才出来,给他更换管道,给他做抗凝处理。 上了一天班了,穿着防护服干了6个小时,已经精疲力竭,晚上我能不能不去?真的,你只要有这个念头,这个病人肯定就凶多吉少了。 这个病人活了,现在已经出院了! 不能够拿金钱去衡量医学专业的价值 记者:如何看待医生这个职业? 周宁:医学是个非常特殊的职业,它是自然科学,也是人文科学。我们是为人服务,这一点决定医学是非常有自身特点的一个专业,不能够拿金钱去衡量医学专业的价值。 即使是在现在这个社会,拿钱去衡量医生的价值,就等于拿钱去衡量生命的价值,这是一个社会价值观扭曲的表现。近一段时间,我从舆论反馈来看,其实做医生还是很崇高的一个职业,你自己所学、所长能够去帮助别人,能让人性的闪光点充分展现。 医患之间这道鸿沟,更多的是靠医生去填 记者:为什么会开一个自己的公众号? 周宁:2018年开的个人公众号,5月18日发的第一期,现在快两年了。在这之前,我经常在媒体上写一些科普文章,但都不成体系。有朋友鼓励我,既然愿意写,就开一个自己的写作空间和公众号,可以用各种方式把你的科普内容展现出来。 后来,琢磨来琢磨去,觉得有一种方式可能讨大家喜欢,也就是视频。把一些医学小常识融入到视频里面去。做了几期,效果特别好,大家特别能够接受这种方式。 记者:做科普的初衷是什么? 周宁:医生的专业和这个职业,其实是没有被部分普通民众所认识、所理解的一个专业、一个职业。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要做好科普。医患之间这道鸿沟,更多的是靠医生去填。让医患双方信息不对称现象慢慢的消弭,才有可能让医患之间能够更好的沟通、相互的理解。 我们如果不把科学的和正确的医学常识,送到老百姓那里,那些伪科学、伪医学就会来了。所以我还会继续把我的公众号做好,为老百姓传递更多的信息和正能量。 但我最希望的是他能够重返岗位 记者:那个同科室的好兄弟,他现在怎么样了? 周宁: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前几天去医院看了同科室的好兄弟,昏迷一个多月以后,他渐渐恢复了神智。 我跟他打招呼,他还能认出我,但是走路还差一点,只能扶着走,但这已经超我们的预期了。经过康复,生活自理应该没问题,但我最希望的是,他能够重返岗位,和我们一起继续战斗! 来源:科技日报(责任编辑:符仲明)

Add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